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Avalon | 27th Apr 2011 | 動畫淺談 | (526 Reads)

今回文長注意,敬請留言回覆w 


無限火箭炮製www


由右到左:杏子,爽,小圓,焰,麻美,…イカ娘!!!wwwwww


經歷過地震的停播,終在不久之前播放出餘下的兩集。對於結局的評價可以說是兩極化,有人說是神作;有人說是爛尾,筆者對結局將在之後說出自己的解讀。總結全套可以說是有意料之內亦有意料之外。意料之外的好結局但細心回想除了焰以外的魔法少女都死得一乾二淨,這是對虛淵玄寫劇本的意料之內。但筆者卻是能夠接受的。故事中的設定同樣容後再談,但在有不少人對結局作出各種猜測所以再要求有足夠的爆點是有難度。同樣故事限制了發展的可能性,因為焰不管做出了多少準備都不會能打敗瓦爾普吉斯之夜而能改寫命運的只有作為最強的魔法少女小圓而已。從另一個角度看,以重新輪迴作為結局的可能性是不存在的。因為一旦重新輪迴那不但代表第一到九話的內容,所帶出的信念都會通通歸零重新開始,更代表了麻美、爽、杏子的故事都通通被推翻。再次輪迴的話會把九話的內容貶為介紹角色跟世界觀。即使再次輪迴能帶來幸福的結局,那個爽不是觀眾關注了兩個月的不懂變通的爽,那個杏子也不是經歷過爽一事重拾信念的杏子。而當中帶出的信念必須在這一次輪迴中完結,才會為三人的犧牲和故事帶來意義。畢竟這部作品魔法少女小圓的重點就是「描寫小圓決心成為魔法少女的經過」而不是「無限輪迴以求完美結局」。

 

筆者對結局最後的部份有以下解讀。許多人覺得是爛尾的原因,筆者相信是因為小圓許下的願望太過強大,改變了過去現在未來。然而小圓許下的願望是拯救所有人,變成了法則的存在但世界並不是從此變得幸福快樂。在小圓重新構成的世界之中同樣有魔獸,同樣有賭上性命要跟魔獸對抗的魔法少女跟她們所需要承受的種種痛苦。而僅僅從結果來說,小圓所救贖的對於現實的改變是極其有限。她所改變的僅僅是靈核變得混濁後不會從中誕生出魔女而已。但這是表面上的,她所救贖是更為形而上的「所有魔女對世界的詛咒、仇恨、不甘等等各種負面態度」,事實上小圓在消滅瓦爾普吉斯之夜的魔女之時,可以看到那些箭對魔女所說的,她是希望消去魔女的負面感情。
原本靈核就算不用任何做什麼事情都會漸漸變黑,這是作為實現了願望破壞了世界法則而需要承受的怨懟。這樣一點點累積起來,直到最後無法背負而變成魔女。而魔女繼續以人們的負面情緒為食就這樣一路累積下去,然後被魔法少女消滅剩下的悲嘆之種被QB回收。所以染黑靈核的終究是少女的絕望與嘆息,而每次輪迴中魔女之夜始終會贏,似乎也暗指了在世界中負面情緒的累積終究大於正面的少女們。
再重新看回小圓的願望,她又做了什麼? 她沒有辦法阻止魔法少女一個個悲慘的死去;她也沒有辦法去重寫出一個沒有任何魔怪物的世界。她所做的就只是將魔法少女們的嘆息一一接收,讓所有的少女們安穩地沒有一絲絕望地死去。或許有人認為心靈上的救贖實際上並沒有拯救了什麼但反過來想什麼是救贖?是像魔法少女般可以許下什麼都可以實現的願望嗎?認為從此幸福快樂幸福美滿結局太過虛假的觀眾又是否太早放棄了作夢的念頭? 而接收嘆息與絕望的是希望,動畫中那希望具體化成為了小圓重新所創造的未來。
所以小圓說出了只要還有希望,她就永遠在每個角落存在。不單單是作為一個象徵或法則,而是那個未來本身。儘管未來未必一直平坦,終有一天要走到盡頭但是只要有希望就可以在未來之上開展那個希望。故事的結尾就是提出了那一點。在無力抵抗的現實前,這樣唯心論本來就無可避免地帶有一絲悲劇色彩。但是也只有從念頭開始,才有一個開始的機會將無力抵抗的現實一一改變。而只要那個念頭還在,小圓就繼續存在。
事實上有人說小圓許下的願望是犯規的程度,但QB也說出了實現的願望的程度源自於其作為魔法少女的資質,即她所背負的因緣。而小圓的資質則是源於焰不放棄希望,一次又一次在世界中輪迴的努力。這才是令小圓得到了可以沖破命運的力量,真真正正完成了焰最初所許下改寫命運的願望。
結局中最後的一幕,焰走孤獨地走在一片荒原中,她的前方只有魔獸,真正符合ED前所說的「這是個只有悲傷與詛咒的世界」以及「要守護那個人想要守護的這個世界」,這個荒原正是她這種心態的一種展現。新世界中焰的時間能力被光翼取替(可能還有其他能力),而在這個荒原中她的翅膀變成了類似魔女結界的黑影——這實際上正是她所背負的過去,那段不為人知的魔法少女與魔女的過去。在與新QB的對話中可以看出實際上焰還是相當在意「魔女」這個曾經註定的魔法少女的結局的,但是這個新世界沒有人能跟她分享,就連魔女系統的始作俑者QB對這個的概念也只是「有些興趣」以及「無法證明」。所以在新世界現實中美麗的光之翼在焰的心境世界中卻是獨自背負下來的魔女之翼。
這樣看的話實際上ED前後的兩個結局就不會有任何邏輯矛盾,或者時間上的衝突,更不是平行世界,而是作為內心世界的投射。小圓的加油聲作為唯一支持焰在新世界戰鬥的理由也有很好的體現(ED前說了焰之所以為之戰鬥只是因為小圓想保護這個世界)。

筆者會接下來分析每位角色的心態跟定位。第一位無疑是巴 麻美(巴 マミ)。她在早期的故事中作為一個魔法少女的前輩,除了救了小圓外亦是致力消滅魔女去拯救人類的魔法少女,所以成為了小圓跟爽所憧憬的存在。而在她死後,她在爽心中是不可超越的理想中的魔法少女。她亦希望小圓跟爽能成為魔法少女跟同伴。她成為魔法少女的原因是她遇上了車禍,在瀕死時沒有其他的選擇。由於她經歷過一次瀕死,故她希望用自己重新獲得的生命去拯救更多人。
對小圓而言,她是一位冷靜又溫柔的姐姐,在屢次消滅魔女中展露出壓倒的實力,加上她的理想一度令小圓曾考慮成為魔法少女。但在小圓思考用什麼願望去成為魔法少女的時候,她在一次戰鬥中被魔女咬斷頭部戰死。她的死令小圓跟爽重新思考魔法少女的意思,小圓亦從中察覺到自己沒有戰死的覺悟。她對於小圓跟爽的影響十分大。在焰多次輪迴中都可以看出麻美對QB的信任,直到其中一次爽在她面前變成了魔女,她才了解到。或許是她才肯去正視才正確…她在得知魔法少女的結末後,令她的夢想乃至生存意義破滅,所以她打算殺掉其她魔法少女再自殺。可見她理想是認真的。雖說她的作法是悲觀,認為沒有其他能拯救的方法,但用理性判斷那是最有效的方法。
戰鬥方面,她的主要武器有火槍、絲帶跟大炮。以實力來說應是在焰之下,杏子之上。不得不說從她的戰鬥中可以看出她的冷靜。最為深刻莫過於魔法少女那一場,她得知了真實後,打算殺死其他魔法少女。首先是封鎖能操縱時間的焰的行動力,即使她停止了時間也不能動彈分毫。其次偷襲當時最強的杏子,能作出反應的只剩小圓。可惜她卻錯估了小圓的堅強,即使經歷之前的沖擊還是能作出正確的應對。另外火槍能跟魔女的戰鬥保持一定距離戰鬥,絲帶除了封鎖對手外,還可以支援其他隊友可說是一個接近萬能的魔法少女。

接下來是佐倉 杏子(佐倉 杏子)。按故事進度而言是第二位出現敵對的魔法少女。因麻美令讓地區失去了魔法少女去狩獵魔女,而她被QB邀請到該區作替補。一開始她以強硬的姿態阻止了爽去狩獵使魔,原因是使魔長成魔女後才有悲嘆之種。但筆者推測其背後的本意是希望能透過這次阻礙能令剛成為魔法少女的爽退縮做回普通人。筆者不認為她有殺爽的打算,這樣對她後來的轉變亦是更加合理的解釋。跟麻美相比她更重視自己多於人類,但亦不是冷血的角色。沒有看見人死就不會覺得什麼但一旦看見有人在自己面前要死時,還是會出手相救。
她成為魔法少女的願望是希望有更多人聽身為神父的父親的佈道會。父親為世人廣佈福音,她則變為魔法少女在暗道裡狩獵魔女造福人類。然而一次她的父親得知那些聽眾不是因他的講道而來而是杏子作崇,因而認定杏子是魔女,自己則承受不住打擊自殺。從此她決定魔法只為己用。另外她出現時總時吃著不同食物且珍而重之,原因是她那時家境貧困,別說吃不同的食物連三餐溫飽也成問題。因此養成了她重視食物的性格。
整體來說受她影響的角色可以說是沒有。杏子的行為從頭到尾都很一致「不希望其他人跟她一樣」。她致力想影響爽,爽卻堅持自己為正確正義。小圓跟杏子又算不上熟悉…最她是希望阻止爽繼續做魔法少女,其後得知她的願望之後,她看見了另一個自己。同樣是為了他人幸福而成為魔法少女。她從自己的過去了解到許下多大的願望就要承受同等的絕望,所以杏子希望在者之前能讓爽的心態變成「自私」,那樣的話即使發生了什麼事也不會去怨恨他人因為一切都是自己所作的決定。這也是杏子遇上了絕望後沒有變成魔女的原因。
然而之後被焰道出了「魔法少女終成魔女」的真實,也一度令杏子不知所措。她嘗試尋找能夠拯救爽的方法,亦是拯救她自己的方法。其中她問小圓的一句話最為傳神「救不了的話, 就不管了嗎?」除了問會否去救爽外,另一層意思亦是自己變成那樣會否有人去救她。可惜在虛淵玄的劇本中友情什麼的從不會能改變什麼。所以杏子在最後放棄了一切,與其在最終變成魔女,殺死原本自己想拯救的有著相似過去的晚輩,也這一切都結束,不論是爽作為魔女的悲慘結局還是自己只有同樣結末的魔法少女生涯。?
杏子使用多節長槍作為武器,而作為魔法少女的素質是跟爽差不多,但因技術在爽之上所以能在對戰時壓倒爽。戰鬥方式是以長槍作近身戰,戰鬥中是以本能戰鬥但遇上不對頭還是會選擇撤退。然而即使她沒死對上了瓦爾普吉斯之夜,大概也不能有什麼作用。

下一個則是經常被人稱中二的美樹 爽(美樹 さやか)。不過筆者卻不是這樣認為。她本身是一位性格開朗活潑的普通少女,有著一位長期住院的心上人。在遇上了麻美後,除了被她的消滅魔女行動激發了正義感外,更得知成為魔法少女的話能許下一個願望而她亦有那個素質。故此她一直想透過這願望來治療恭介的左手,但被麻美三番四次提醒要考慮為他人許願的目的因以一直未能定下契約。在麻美死後沒有人再阻止她成為魔法少女,雖然小圓也有勸告但因她認定小圓是生活在幸福之中不知她的感受,所以未有聽入心中。加上她更後悔自己有願望卻沒有更早定下契約,不然麻美就可能不用死。在她成為了魔法少女後,第一次擊退了魔女時更救出了小圓和仁美,令她肯定了自己成為魔法少女是正確。
可是絕望也同時來到,被她救出的仁美告訴她亦是喜歡恭介而她讓爽先去告白因她一直知道爽是喜歡著恭介的。可是爽卻認為自己已經不是普通人,是隨時死去的魔法少女配不上恭介。當然心底裡還是希望恭介會喜歡自己因為她在住院時一直前去探望,希望恭介能理解自己的心意加上她是為恭介許願,雖然他不知道是她的許願。這曾經後悔當初救了仁美。雖然這一度令她變得消沉但她卻重新找到了生存下去的意義。繼承麻美的遺志繼續以拯救人類為己任,並且以只要恭介幸福就好了來安慰自己。
不過令她消沉的事接踵而來,杏子這種「自私自利」的魔法少女讓她的正義感堅定了她自己必須做魔法少女的決心但身為「正義」的一方的她卻不敵杏子甚至需要被她視為敵人的焰出手相救,這是對她「正義」的一種否定。接下來卻是靈核的真相令她知道了自己已經連人類都算不上。變成魔法少女的靈魂會被抽出身體重新固定在靈核之中而她知道了後令她變得憂鬱甚至有點自暴自棄,從她的戰鬥方式的改變可以輕易看出來。其後另一個原因是小圓也不太支持她,她自己也嫉妒小圓的幸福。而最後變成魔女也是註定的事。
事實上她算是一個悲劇的角色。支撐著她的活下去的信念一次又一次破滅,一開始是恭介跟仁美之事,接著是靈核的真相,再下來是看見了她努力拯救的人類的醜陋,連小圓也認為她是錯的。後來放棄了痛覺不顧自己受傷全力攻擊,受傷也只用魔力來恢復,所以造成魔力的大量消滅。這大概也是她為什麼有在狩獵魔女但靈核還是逐漸變黑,因為她的魔力入不敷支。後來面對著焰給的悲嘆之種她拉不下面子去接受敵人的拖捨而焰亦只因小圓的原因才給她,加上她認為靈核變黑最差的情況也是一死而已,死對她來說已算不上什麼。所以她成為魔法少女後迎來的只有絕望,她原為一個普通人能堅持這麼久而值得讚許。
戰鬥方面她用軍刀但亦試過跟麻美一樣用無限劍製把劍作射擊用。因為其願望是與療癒有關,因此對於傷害的恢復力很高。後來自暴自棄後關掉痛覺,用劍作近身戰,每次都是用同歸於盡的氣魄,所以戰鬥力(不是實力)大幅提升。

再下一位就是故事的核心人物―曉美 焰(暁美 ほむら)。故事一開始是以冷酷的轉學生的形象出現而其後被麻美跟爽認定是敵人因她一直在追殺跟魔法少女定契約的QB。她曾在小圓的夢中出現(上一次輪迴?),令小圓對她抱有好奇。事實上最初她是一個體弱多病、膽小懦弱、認為自己什麼都做不到的自卑女孩。班上認識的第一位朋友便是小圓。然而在轉學當天便誤入了魔女的結界中,被麻美跟小圓所救亦得知了魔法少女的存在。其後她沒有立即成為魔法少女直到瓦爾普吉斯之夜的到來。麻美跟小圓先後戰死,在QB的引導之下許下了改變小圓命運的願望成為魔法少女,回到最初相遇之時。
然而成為魔法少女的她並未變得堅強但卻可以跟小圓並肩作戰。再來的瓦爾普吉斯之夜她們兩人再次不敵。小圓的靈核渾濁至極點後破碎育出了魔女,讓焰得知了魔法少女的真相。焰再次輪迴把QB的陰謀告訴大家卻沒有相信,直到爽變成了魔女。在互相殘殺的最後只剩小圓跟焰。而在兩人不敵後,小圓把最後的悲嘆之種讓給了焰,希望她可以回到過去拯救被QB騙了的自己。而這一次她變成了獨自行動因為沒有人會相信真相,但她對上瓦爾普吉斯之夜仍不是對手,最終亦難逃小圓為她定下契約再成為魔女的命運。她那冷酷的性格來自於面對了許多次生死。
她成為魔法少女的原因昰希望能改寫小圓的命運,但這也是唯一讓她能夠不斷重覆重一段時間而不致崩潰的原因。雖然她經歷這麼多次瓦爾普吉斯之夜明白到無法獨自對抗去改寫命運,但她亦知道一旦她放棄了後便會迎來絕望繼而變成魔女。她的願望只希望能改寫命運所以其絕望就是無論她多能力都改寫不了…
從另一個角度看,焰甚至算不上一個魔法少女。她從一開始就是個「只為一人」的魔法少女。某個角度來看,她並不是一個「魔法少女」,她沒有背負魔法少女的宿命,以消滅魔女拯救他人為己任。一開始她的視野內也許還有其他人的安危,但隨著輪迴次數的增加,她的關心變得集中在小圓一人身上。而在最後從她跟小圓的對話中可見,一旦成為了魔法少女的話,在她眼中只剩下戰死跟魔女化的差別。
戰鬥方面,她變身之後的身體素質沒有大幅提升,只是比普通人要強。但她卻有著有限的時間停滯能力跟儲存空間。她的武器為盾主要是發動其能力的工具跟防禦作用。最初她是用自製的手榴彈在時間停頓其間拋到魔女處,在時間繼續流動後爆炸。後在爽的不滿之下才改用不同槍械。實際上她對上瓦爾普吉斯之夜攻擊力不足的問題就出現了,如果是用魔法的話攻擊力不會有上限,但焰卻受制於現實的武器,她用過最強的也不過是88式岸置反艦飛彈(來自考據),不會像小圓般一箭解決。

 

最後一位當然是我們的主角鹿目 圓(鹿目 まどか)。原為一名平凡的中學生,性格為朋友著想。在故事開始之初夢見焰,翌日便遇上了轉學過來的焰。因小圓在夢中看到了焰跟魔女作戰所以小圓從不認為焰是敵人,她認為焰的所作所為都是有其苦衷。而她最初被麻美救出,令她接觸到魔法少女的存在。她被QB告知了她所有的素質,而她得知可以成為跟麻美同樣的存在曾考慮過許什麼願望但亦想起了焰的告戒,加上她未想到有什麼願望是她真正想許下的,所以未有立即成為魔法少女。而其後麻美的戰死令她驚覺得魔去少女是真正賭上性命,之前她受麻美的保護下未察覺到消滅魔女的危險。
對比起爽因麻美的死引起的正義感和後悔,小圓只對麻美的死感對悲傷並對其後爽目睹麻美的死後仍會選擇成為魔去少女而不解。她自己則是對成為魔法少女感到害怕而不甘,但仍去會了解爽身為魔法少女的情況。後來杏子的出現跟爽的對決令小圓大惑不解為什麼魔法少女要內訌,既然大家都是要消滅魔女。她亦見證爽的變化由最初的普通女孩到最後的崩壞,她從中清清楚楚了解到成為魔法少女所需的覺悟。而最後又焰告訴了小圓關於她自己的真相。
這次輪迴比起之前每一次擁有最多的覺悟,她在簽約之先已經了解到魔法少女的系統運作,也看到自己的好友作為魔法少女而死去,可以說她已經知道了切。然而她仍能下決心喊簽約需要難以想像的決心跟意志。她的性格跟心理轉變不是無中生有。由故事開始之初作為一個普通的中學生面對魔女會害怕,遇上麻美後漸漸喚起讓她的正義感,但麻美的死讓她知道自己沒有需要的覺悟,後來爽的死則令她了解到魔法少女的殘酷,而最後焰道出自己的情感令小圓知道不能辜負她,更知道唯有自己才能改寫這個殘酷的命運,所以她最後選擇犠牲自己來拯救他人。
戰鬥方面她用的武器為弓,射出的箭用魔力凝結而成,可以同時射出多發箭矢來進行連射。在輪迴中可以看到小圓的攻擊力隨著輪回次數增加而提升,一開次不敵瓦爾普吉斯之夜到最後一擊便可以將其擊破。她是全套中最強的魔法少女。

五位魔法少女有著不同背景因由而成為魔法少女,但故事中每位魔法少女都有貫徹一個信念「幫助他人的魔法少女」。這同樣是魔法少女這類型的故事中的根本要素,同是小圓最初的願望僅僅是希望成為魔法少女去救人。在虛淵玄的劇本之下,三番四次質疑這件事,嘗試要穿徹這個信念的角色都沒有好的下場。第一個是麻美以自己獲得的新生去努力拯救他人,是最像魔法少女的魔法少女。不過第三話就被殺了而且不是跟魔女同歸於盡,是完全不敵被分屍了。爽為恭介簽約,後來改為繼承麻美去幫助他人的信念。最後卻是看到人類的黑暗面而崩壞成魔女。杏子在重新拾起「幫助他人的魔法少女」的信念後,不久後便戰死。
但反過來說她們都把這個貫徹到底了。麻美遇上了爽跟小圓後便獲得了心靈上的救贖;爽直到最後都沒有告訴恭介她的願望來獲得他的心。此外在結局的新世界中,爽亦是寧願自己不復活也要恭介康復。可見她真的是一心為恭介著想;杏子雖然一度只為自己用魔法但後來也為這個信念犠牲了性命。麻美教導爽應該用魔法去幫助他人,爽亦讓杏子重新回想起這個魔法少女應有信念。這雖然引出她們破滅,但讓她們的堅持發出出光輝。而把這一切看在眼中的小圓,則從杏子的手中接過這個信念並在最後將其貫徹。
QB(キュゥべえ)作為一個外星生物,為了阻止宇宙的熵增加,避免熱寂的到來而積極讓人成為魔法少女。QB一直是以十分理性的角度來看每一個事件,跟小圓的用人性的角度去詢問形成一個強烈的對比。但QB從邏輯理性的角度看每一件事雖有其正確性但人類會理解卻不一定會遵循,這才是人類有其感性所影響。另一件重要的是QB跟人類不是同一種族而他只是視人類為一種工具所以不對人類抱有任何同情心是正常的。

經過上面長篇大論,筆者接下來的話題來到了故事的設定。接下來的內容主要針對故事前期跟結局的設定的改變。首先是魔法少女在定下契約之後會比QB會從契約者的身體中抽出靈魂放到更為牢固的靈核(ソウルジェム)中,除了作為盛載靈魂的容器外亦可以感知魔女的存在。靈核一旦遭到了物理性破壞,魔法少女會完全死亡。跟魔女戰鬥使用魔力的話會使其混濁,此外魔法少女本身的內心的憎惡或負面感情的積累都會使靈核變得污穢。魔力可以修復身體,強化身體能力,還用作保持已經死去的身體的鮮度所以即使維持日常生活仍會消耗魔力。當魔法少女其靈核混濁到極點時將會時將孕育出魔女,魔法少女同樣會死亡。要令靈核重新變回清澈,唯有使用悲嘆之種(グリーフシード)去淨化。悲嘆之種可以吸收靈核的污穢,但一旦吸收太多同樣會孕育出魔女,QB則會回收使用過後的悲嘆之種。魔法少女透過消滅魔女來回收悲嘆之種。在小圓重新構成的世界中,靈核即使最後變得混濁也只會直接消失不會孕育出魔女因為她們已經被小圓所拯救。正因如此新的世界中並不存在魔女但就算是沒有魔女產生的世界,並不代表人們產生的詛咒會平白消失。只是世界的扭曲改變了形式,唯一被救贖的只有不用在絕望中死去的魔法少女而已。
另一個設定則是魔法少女本身。所謂能夠許下「無限制願望」,其實並不是無限制。小圓許下改宇宙法則的願望時,QB之前亦說過小圓甚至可以成為神的存在但QB沒有對爽等人說過。明顯所謂「無限制願望」實際是受限於其魔法少女的資質。什麼是魔法少女的資質?根據QB的推測是該少女所背負的因緣,筆者的解讀是她所能對世界造成的影響。因為焰不斷穿越平行世界的關係,處於其中心點的小圓在每次輪迴中都被繞上更多的因緣,焰的行動全因小圓。

接著就是作畫。在新房作監督的情況下,偷格的情況絕對不少而作畫崩則比較少。那回杏子對爽的一段來說,杏子攻擊雖然流暢但不難看到嚴重偷格,其長槍的作畫原全就像筆者看火柴人的GIF一樣…不過筆者一直都說只要打得流暢的話,就算崩一點也沒有所謂。但這套的畫風有部分使用了畫線作陰影,如瞳孔的陰影跟臉龐的陰影等,僅僅是筆者看不順眼而已。至於用上實物剪貼的魔女,筆者是十分讚賞。雖然犠牲了十分流暢的動作但卻與動畫畫風的魔法少女形成強烈的對比,且魔女大多都是給魔法少女打而已,不需要用上那麼多動作分鏡。而動畫中的分鏡角度亦多見新房過去作品相同的角度,如往後望的四十五度角分鏡,躺臥在地上時用平行的角度望向身旁等。
音樂方面OP的無疑是描寫出焰的心境、遭遇。最初的「交わした約束忘れないよ」應是指在第三次輪迴中小圓希望焰能回到過去拯救在QB欺騙之前的她而焰亦答應了她,亦可以說是在結局中焰不會忘記小圓的約定。「目を閉じ確かめる」同樣可以解釋為焰重新確認支持自己繼承做魔法少女的理由,讓她仍然努力的堅持的原因。「押し寄せた闇 振り払って進むよ」其黑暗應是指魔女跟魔獸,揮開黑暗繼續前進意指消滅魔女、魔獸同時貫徹自己的信念。「いつになったら 無くした未来を私ここでまた見ることできるの?」這句同可有兩解一是指焰不知可時才能找到能改寫命運的未來,放在結局的另一解是失去了原本的未來,焰能否再次見到小圓。「溢れ出した不安の影を 何度でも裂いてこの世界歩んでいく」不安の影可以指瓦爾普吉斯之夜,焰不論多少次也要將其打倒,讓世界重新轉動。另一解可以指新世界不斷湧現的魔獸,即使出現多少隻魔獸,焰都會將其消滅讓世界繼續運轉。「とめどなく刻まれた 時は今始まり告げ」可以解作故事在第五次輪迴才真正開始,或解作新世界是一個全新的開始。「変わらない思いをのせ 閉ざされた扉開けよう」変わらない思い指焰對小圓的思念。「目覚めた心は走り出した 未来を描くため難しい道で立ち止まっても 空は綺麗な青さでいつも待っててくれる」一是指焰開始輪迴的事,不論遇上什麼困難都不會停下來,因為她相信最後一定能改寫命運,「だから怖くないもう何があっても くじけない」。又可指在新世界她有著全新的覺悟,不論遇上什麼困難都不會停下來,因為小圓會在最後等著她,,「だから怖くないもう何があっても くじけない」。所以筆者說歌詞是對應了故事的前期跟結局。
至於ED,筆者的解讀是對應焰跟小圓。「いつか君が瞳に灯す 愛の光が(時を超えて)」小圓最後的愛的超越時空或是焰為小圓不斷輪迴的愛。「躊躇いを飲み干した 君が望むものは何?」應指焰在猶豫什麼。「闇さえ砕く力で 微笑む君に逢いたい」指焰無論如何都要跟小圓重逢「想いだけが頼る全て 光を呼び覚ます願い」指小圓藉著焰的思念,喚醒了光明的未來。或許會著對ED更好的解讀,不過筆者只能解讀到這樣。按歌詞旋律而言,筆者覺得OP是比較好的但唱功帶來的氣氛絕對是ED所帶來的黑暗風格較強烈。聲優的話最能令人深刻的絕對是配QB的加藤英美里。聲線跟語氣配合上畫面的表逹,隨著故事的推進相信有不少觀眾都牠恨得牙癢癢。

 

總結來說,以原創動畫來說是十分出色。加上描寫的故事深度亦是近年少見,本身可以作一套較沉重的魔法少女一看。但箇中角色行為所含的意義則需要更多的思考,而動畫中畫面中所含的隱喻也是不少。如果沒有考據派的話,相信大家都未必能知道動畫中大部分隱喻的意思。筆者更覺這一套是值得研究的作品,其中許多打破傳統魔法少女的設定跟形象,無疑是一套經典作品。或許你不會去研究這作品,但若果作為一套有著更加人性一面的魔法少女來看的話亦未嘗不可。故此筆者絕對是推薦給大家一看。最終評級神作未滿,筆者論這套所差的只有作畫而已( 


自己去找XD


[1]

>是完全不敵被分屍了。

是輕敵...."

>偷格的情況絕對不少而作畫崩則比較少。

後期的戰鬥偷少了 , 但在非戰鬥畫面都有偷 .

>但若果作為一套有著更加人性一面的魔法少女來看的話亦未嘗不可。

倒不如好像我說的 , 呈現了魔法少女這種非真實個體應有的真正經歷 .

Alex
[引用] | 作者 Alex | 26th Apr 2011 | [舉報垃圾留言]

>是輕敵....
何以見得?
筆者覺得她是用往常一樣的方式戰鬥但不知那魔女的弱點才戰死。

>後期的戰鬥偷少了 , 但在非戰鬥畫面都有偷
新房流就一向如是…

>倒不如好像我說的 , 呈現了魔法少女這種非真實個體應有的真正經歷 .
說是非真實又何來「真正」?www


...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Avalon | 26th Apr 2011

[2]

>>經常被人稱中二的美樹爽
中二的不是幫必殺技跟魔女之夜改名的麻美嗎?(拖)

>>>筆者覺得她是用往常一樣的方式戰鬥但不知那魔女的弱點才戰死
比起輕敵,她是太高興小圓加入害自己放鬆了,正常在結界消失前沒理由就當自己驘了的…如果當時有警覺的話以麻美的能力是躲得開的
不過嘛…多高的高手一不小心就會死…這就是想表達魔女戰的危險性吧

>>麻美
眾人當中最喜歡的還是麻美這個角色
特別是寫麻美的軟弱也是寫得很棒的,就算她是作中最強(小圓犯規論外)的魔法少女,給人又堅強又帥的印象,其實也不過是個普通的中三女孩子
把整個角色都立體了

>>QB
雖說很多人都想追殺這不貓不兔的東西
我是覺得惡德推銷員這稱號很好玩
可是我覺得其實QB一點也不外道,人類的法則沒任何可以對其他生物套用,可是其他生物的法則卻不可以套在人類上套用是不合理的
虛淵最後沒讓QB「惡有惡報」或是洗白我覺得很正確,因為QB根本就沒做「錯事」(被小圓擺了一道就是了w)


[引用] | 作者 2203 | 26th Apr 2011 | [舉報垃圾留言]

>比起輕敵,她是太高興小圓加入害自己放鬆了,正常在結界消失前沒理由就當自己驘了的…如果當時有警覺的話以麻美的能力是躲得開的
>不過嘛…多高的高手一不小心就會死…這就是想表達魔女戰的危險性吧

我相信即使她沒有放鬆也未是那個魔女之敵因為從她之前消滅魔女的手法,可以看見她只是有什麼打什麼。沒有想過那是不是魔女的本體

>虛淵最後沒讓QB「惡有惡報」或是洗白我覺得很正確,因為QB根本就沒做「錯事」(被小圓擺了一道就是了w)

同意
至於有沒有被擺了一度,我也不知道w
說不定她的願望同樣抵消了熵?www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Avalon | 27th Apr 2011

[3]

這個結局出現的原因不是為了DVD
而是為了元首的健康w(無誤)

路人甲
[引用] | 作者 路人甲 | 27th Apr 2011 | [舉報垃圾留言]

www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Avalon | 28th Apr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