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Avalon | 10th Feb 2011 | 文章分享 | (121 Reads)

我的中化老師同時是我的班主任,所以在早會的時間經常會跟班上討論一些值得反思的問題。作為預科班,學業是我們最貼身的問題,而近日他提出大學的目的是什麼?傳授學生的專業知識和?不過現在大學中最受歡迎的學科卻是BBA、醫生,律師,然而哲學、純理卻不及能夠「實用」的科目受歡迎。 在過去,能力最高的學生的選擇往往是哲學、純理等學科。因為他們是單純追求更多的知識。可是時移世易,能賺錢的才是最重要,哲學、純理等學科反倒被人看不起。然而,「實用」的科目不過是技能上的傳授,那跟職業訓練所有分別嗎? 而昨天提出的是大學應該收什麼學生,應該收專才還是全面但不專的學生?什麼學生值得收,這同樣值得深思。 今天提到美國有一間著名大學(抱歉,忘了名字),堅持它的原則,不開最受歡迎的商學院,然而培養出來的學生比讀商的學生更受大公司歡迎,因為它們知道那些學生有的是潛力。

長話短說,中化老師同我們分享了兩篇文章,我把它們貼上來跟大家分享。


大學教育與大學生

何秀煌

當我們把「大學生的責任」,當做一個問題來討論,因而發問「他們應盡的責任是甚麼?」這時事實上,我們所面臨的是一個複雜而又多面性的問題,並不是一個單純確定的題目。比如,我們可以把大學生的責任問題,至少區別為兩個雖然互相關聯,但卻不雷同的問題;經此區分,它們各自具有比較確切的意義;因此要討論起來,也比較知道如何著手。不像只是漫談,只是泛論那樣的不著邊際。

第一個問題可以明白寫成「在學四年的大學學生的任務是甚麼?」(當然這時年數到底是四年,是三年,或是六年,那是無關緊要的)。簡稱「在校大學生的任務是甚麼?」

如果我們談論大學生的責任,而心目中所存有的問題是上述這一個;那麼顯然我們只以那些現階段在大學就學的學生為對象。於是,我們所要發問的問題,也許是類似:我們應該如何善用這四年的光陰?我們應該專心學術的研討,或者兼顧課外活動?我們應該埋首書本,或是盡情戀愛?我們應該只管增進知識,或者也要注重品德的培養?我們應該不加考慮地遵守學校規定,不必思索地信從教師們的指導;或是應該檢討學校教育政策,批判先生教學作為?我們應該積極地參加學生運動?或者那只是一種浪費時間,消秏精力的舉動?怎樣才算是一個堂堂正正的大學生?怎樣的言行才算是合乎大學生的道德標準?大學生的社會功能是甚麼?他們的時代使命怎樣?

像這樣的問題,以及其他許許多多與之密切相關的問題,都可以關聯到目前在學的大學學生的任務問題之上。如果有人對於大學生的責任問題,直截了當的回答說:「大學生的責任,就是努力向學,好好讀書」。顯然在他心目中,大學生的責任問題,就是這裏所說的第一個問題。它是針對現階段正在大學裏就學的學生而發的。

 

我們所要列舉的第二個問題,它所含蓋的範圍,就遠較廣大。我們可以將這個問題寫成「受過大學教育的知識份子,他們的任務是甚麼?」所謂受過大學教育的知識份子,當然是指那些當過大學生,或者當完了大學生的人。讓我們把這樣的人暫且稱為「知識份子」或者「高層知識份子」(避免使用「高等」或「高級」這類已經帶有情緒意含的字眼)。那麼,此一第二問題就可以改寫為:「(高層)知識份子的任務是甚麼?」

 

如果有人對「甚麼是大學生的責任」,不加遲疑地回答說:「他們的責任在於改造社會,在於建設國家」。那麼他所懷有的問題,顯然是我們所提的第二個問題。我們總不至於說,大學四年的使命是在改造社會與建設國家,這樣艱巨的工作。 假定我們談及大學生的責任時,意指的是(高層)知識份子的責任問題;那麼,當我們面對在校的大學生,討論這個問題的時候,我們顯然是希望他們把大學的四年,當做是個磨鍊實習的階段,以便將來成為一個堂堂正正的知識份子。

當然我們很容易看得出,上述的兩個問題是息息相關的,因為大學四年的修養與學習,正是將來擔負艱巨使命的準備;也可以說,大學生就是將來成為高層知識份子的初階。也許就是由於這樣的緊密相關,每當我們討論大學生的責任問題時,我們常常忽略了把我們所要談論的,到底是前述的那一問題,標定清楚。

對於我們來說,也許第一個問題比第二個問題,更真實,更迫切,更重要;因此討論起來,更有意義。因為我們正投身在大學四年的過程當中,急切地希望瞭解自己所扮演的角色,肯定自己應該挑負的責任。可是當我們要設法解答這個問題的時候,我們將不可避免地碰到許多更基本的問題。大學四年並不是可以從我們的人生之中,完全割離的一段時光。在校的大學生的使命,也因而不能完全獨立於他們將來的理想、目標和任務,去加以考察和加以觀照。簡單地說,不瞭解高層知識份子的使命,不足以談論在校大學生的責任;要瞭解在校大學生的使命,唯有預先討論高層知識份子的責任。

由於這種本末先後的緣故,雖然也許上述的第一個問題,才是對我們而言較親切,較實際的問題;可是我們也只好暫時將它擱置一旁,等待將來有機會時再加以詳細的討論。

 

大學教育的目的

現在我們所要討論的是高層知識份子的責任問題。由於我們可以把大學看做是孕育這些知識份子的溫床;四年的大學教育當做是人們投身高層知識份子的準備階段和起點。因此,讓我們先從大學教育的目的說起。

談到大學教育的目的,首先我們想到的,也許就是從事高深的學術研究。高深的學術一直是與大學關聯在一起的。可是我們要注意的是,它並不只意味着所謂象牙塔式的鑽研。尤其是在今日這個科技高度發達的時代,我們已經不再能夠只訴諸常識和直覺,去解決所有的社會問題或人類問題。我們需要每一部門的專家,分工合作,共同解決我們所面臨的複雜問題。比如通貨膨脹,錢幣發生問題,我們需要經濟學家;作物收成不好,品質退化,我們需要農業專家。訴諸專門人士的道理,自古已然;可是處在目前這種高度組織,高度科技,人與人的關係愈來愈接近,因此彼此之間的相互影響愈來愈深遠,愈來愈直接的時候,我們已經不能只訴諸一己的嗜好與直覺;我們需要信從知識,以及做為我們的行為根據和決策基礎。因此,高深的學術研究,在當今的世界裏,具有很實際而且很急迫的功用。

談及高階知識,有一點我們應該注意。所謂純粹學術與應用科技是息息相關的。這是因為我們並沒有一定的標準,可以用來區分理論問題與實際問題之故。這一分界常常是要依據我們的目的、需要和事情事物的發展程度而定。五十年前,設想在太空裏修理太空艙,顯然只有理論上的興趣;而今它卻變成一個很現實的實際問題了。(當然它還不是一個大眾化的問題)。

因此,所謂「象牙塔式的鑽研」,其所意指(甚至其所詬病)的,主要還是在於那種隔離的態度和超脫的心境;而不是在於其鑽研的內容和研究所得的成果。象牙塔裏研究出來的成果,不一定不能用來服務大眾,造益人群。

我們要強調的大學教育第二個目的,是優美情操的培養。自古以來─尤其是在西方的傳統,以及其影響之下──人們常常強調「人是理性的動物」。人之異於其他動物,而堪稱為「萬物之靈」者,似乎也正是因為他在理性方面的發達。人類發展理性,建立知識,產生文明,征服自然,使他能夠傲視萬物,成了世界的主宰。可是人類的文化不是只靠冷冰冰的理性建立起來的;人類的文明也不是單憑純粹的理智就足以開展下去,繼續發揚光大的。只有理性,並不足以保證我們一個美好的人生,單靠知識,並不能為人類創造出一個更光明的遠景。人生的可貴也在於(甚至更在於)「人是有情的動物」。我們對家人親愛,對朋友和善;關懷同胞,甚至同情其他陌生的人類。這種感情是我們關心社會利益的益的基礎,也是我們關懷人類前途的動因。

只憑理性是不足以產生我們的感情生活的。舉一個很簡單的例子來說。我們為甚麼要孝敬父母?是因為他們把我們生到這個世界的緣故嗎?可是我們並沒有自動申請要來的呀。那麼是不是因為他們供給我們衣食,所以我們要加以報償呢?可是我們並沒有同意借貸啊。任憑我們怎樣去設想,只靠我們的理智,是不足以回答這類問題的。事實上,孝敬父母對我們來說,是最自然不過的事。長年的一起生活,父母對我們的關切,慈愛,照料和犧牲,養成我們對他們深厚的親情;因為我們自己也是個「有情的動物」的緣故。這是我們孝敬父母的感情上的原因;但它並不是理智上的基礎。

再舉一個進一步的例子。我們為甚麼要反對使用核子武器?是因為那會導致世界的毀滅與人類的滅亡嗎?假定有人挑戰說:世界毀滅與人類滅亡有甚麼不好呢?那時我們應該怎樣作答?假定我們對別人求生的欲望,絲毫沒有同情;假定我們對於人類將來的前途,一點都不關心;也就是說,假定我們對同類全無感情;那麼,誰能說得出不要摧毀世界,不能滅亡人類的純粹理性上的根據?

我們在上面曾經指出,單單強調「人是理性的動物」是不夠的。當然這並不表示,只強調「人是有情的動物」就足夠了。人生的美好在於理性與感情的交互發展和平衡表露。當理性的太陽下山之後,我們要有感情的月光。理性需要倚靠感情的推動,而感情必須抑賴理性,指導它的方向。

因此大學教育的目的,不應只是為了培養具備高度理性的知識份子;它也在於孕育懷有高度感情和優美情操的的人。

第三個目的是,培養引導社會的道德力量。這裏所謂的「道德」是廣義的,不僅指謂著個人日常生活裏的操守;它是廣指一切指導行為的精神力量。

由於我們過分相信理性的功能,過分相信科學的用處,我們常常誤以為社會的秩序,可以建立在嚴格的「契約」和細密的法律之上。因而我們可以訴諸理性和科學,來規劃社會的建構,指導人類行為的方向。可是,這樣的想法未免對於法律或科學這類的事物,寄望過重,超乎它們所能負荷的程度。比方,以法律來說,它本身並不是無時不在的慧眼,也不是無所不知的神靈;它若推行得好,也許可以有效地防止某些不應發生的行為,可是它卻不足以積極地指導我們,帶動社會,朝著理想的方向前進。追求理想是一種自動自發的作為,那要靠我們的體認、關切與熱心。往往在法律長眠之際,正是道德初醒的時刻。我們的「良心」,絕不是法律條文培育出來的。

第四個很重要的目的,在於建立反省(反思,反想,反照)的能力,培養反省的習慣。

知識份子既然是指導社會的動力,他們就不應該只是一群但知依循以往的習慣,只會遵從過去做法的人。如果我們不能脫離歷史的不羈絆,我們就無法描繪理想的藍圖。我們要指出將來的道路,往往就不能一成不變地陷落在舊有的窠穴之中。有時我們必須勇敢地站起來批評,站起來反抗。我們明知這不是一個合理的世界,可是我們卻常常不自覺地以為歷史自動地朝著理性的方向運動。其實,人類的理性與社會的合理化,絕不是從天自動掉下來的。那是人類長期奮鬥反抗爭取到的一點結果。

在道德勇氣以及情調情操的培養上理該如此,在學問的建立上也應該如此。我們往往看到一群學生,只知道(而且只有能力)陶醉在他們的老師的光耀之下,而不能擺脫師長們的光影,去做自由的思想,去做獨立的思考。這是教育的失敗,更是社會的損失。一個為人師者,一生當中最大的悲哀,莫過於沒有教導出一個比他優秀,比他智慧,比他富於熱情,和比他更有理想的學生。大學教育若不能培養學生獨立思考的能力,鼓勵他們獨立思考的精神,養成他們獨立思考的習慣;那麼,那樣的大學所培養出來的,不是活潑生動,聰明智慧的知識份子;它所製造出來的,只是一群腦子裏充滿着概念、記號、公式與條文的人。這樣的人是什麼樣的人我不知道,但他們絕不會是足以指導社會,標定理想的人。


[1] John Kennedy

Rude grapefruit steroids for dogs snow forever; Now leg steroids vs phonegap cozy push. Mail stool 0318 steroids doctor shack; Lap pelt top 0 steroids smack kingfish! Plod lone steroids use.


[引用] | 作者 buy anastrozole online | 24th Feb 2015 | [舉報垃圾留言]